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甘肃 > 甘肃电力交易 > 交易述评 > 新闻
首条大规模输送新能源特高压战绩”平平?
文章正文

所有诡异画风的背后通常都有一个异乎寻常的故事。采访中,一位曾参与多条特高压线路论证的不愿具名电力行业专家屡次向记者强调。专家口中的诡异画风,指的是一条被寄予厚望的特高压输电线路800千伏祁韶(酒泉湖南)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又名酒湖线,下称祁韶特高压)。

 

祁韶特高压被誉为中国首条大规模输送新能源的特高压工程,配套电源规模高达1580万千瓦,其中包括火电600万千瓦、风电700万千瓦、光伏发电280万千瓦,新能源送电占比超过40%,于2017623日正式带电投产。《甘肃日报》当时撰文指出:今后,我省丰富的风能和太阳能电力将横跨5个省市,源源不断地送往远在千里之外的湘江湖南。然而仅过一周,湖南省经信委即通过《湖南日报》隔空喊话:鉴于当前湖南省防汛形势,630日,省经信委发出通知,要求国网湖南省电力公司暂停从祁韶(甘肃祁连山至湖南韶山)直流购电。

 

出师不利的祁韶特高压,一年来战绩平平截至今年4月底,投运10个月来累计向湖南输电90亿度,与其400亿度的设计年送电量形成巨大反差。尽管投运一周年的累计送电量数据迄今尚未公布,但祁韶直流投运首年低效运行是不争的事实。

 

对此,国网湖南省电力有限公司董事长孟庆强曾指出,祁韶特高压送电能力未充分发挥的主要原因在于甘肃送端的制约:甘肃电网本身存在一定的电力安全约束;同时,在出现全国性电煤供应紧张时,甘肃火电若发生缺煤停机,也会影响送出能力;此外,晚高峰时甘肃光伏发电能力下降,无法满足湖南用电曲线需求。

 

但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的情况显示,祁韶特高压运行效率不达预期的原因不止于此。

文丨姚金楠

中国能源报记者

 

有知情者透露,该线路此前并未列入国家规划,直至2011年前后才出现在国家能源局规划中

 

十几年前,特高压技术就已经进入中国电力从业者的视野。我看到过两三个版本的国家能源局规划的特高压线路图,但当时里面都没有祁韶特高压这个项目。上述专家向记者回忆。虽然公开资料中已经很难找到最初的特高压规划图,上述专家也明确表示已难以记清自己看过几个版本的规划,但他却很笃定地告诉记者:2010年以前,这条线路肯定没有进入国家能源局大规划。同年甘肃省省长徐守盛调任湖南省省长。此后祁韶特高压有了实质性推进。

 

20111月,时任湖南省委副书记、省长徐守盛在湖南省第十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作政府工作报告。报告中首次出现了特高压的字眼:开工建设酒泉湖南特高压直流输电线路。2011411日,甘肃、湖南两省在湖南长沙签署《甘肃向湖南送电框架协议》。

 

彼时的相关新闻报道称,根据协议,双方将按照十二五规划的有关要求,建设甘肃至湖南800千伏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并积极协助国家电网公司共同推进工程的前期工作,争取该项目尽快核准,尽快开工。为促成此事,甘肃要风电、水电、火电建设并举,湖南要合理安排省内电源项目进度,还要适当腾出部分电力市场,接纳甘肃电力,并纳入湖南省发展规划和电力电量平衡。

至此,起点甘肃、落点湖南,本不在规划图纸之内的祁韶特高压横空出世。

 

 

有专家提出,800万千瓦输运能力太大,难以高效运行;采用400万千瓦输送方案更为经济合理

 

从甘肃出发,途经陕西、重庆、湖北,最终落地湖南,全程近2400公里,祁韶特高压的设计送电能力高达800万千瓦。

 

上述专家告诉记者,早在设计之初,祁韶特高压输电能力的设定就存在争议:最初规划时并非只有800万千瓦一个方案,还有400万千瓦的方案,好像还有300万千瓦的方案。如果采用300万或是400万千瓦的输送方案,甚至不需要采用特高压技术。

 

一开始就有专家提出,设计成800万千瓦是不可能高效运行的,因为就当时的电源规划、网架坚强程度、湖南省的电力市场空间等条件来看,400万千瓦左右的输送能力最为经济合理。如果一定要达到800万千瓦,甘肃就需要新建配套电源,并且要加强省内电网网架,湖南的网架也要同步加强。这些条件缺一不可。该专家说。

 

为什么一定要达到800万千瓦?面对设计成800万千瓦不可能高效运行的声音,到底是怎样的坚持,才让祁韶特高压的输送能力达到了800万千瓦?甘肃省乐见其成,因为有了800万千瓦的输送能力,就可以据此加强网架、规划电源建设,风水火并举。上述专家说。

 

事实也的确如此。横跨5省市的大规模、长距离输电线路,起点却选在了甘肃省内电网网架相对薄弱的酒泉。因为薄弱,所以就要加强。这一部分投入至少在30亿元以上。

 

而相对于网架强化,配套电源的建设投资数目更为庞大。在《甘肃省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中,祁韶特高压配套的瓜州100万千瓦调峰火电项目被列为十三五时期火电重点项目,总投资达到118亿元。

 

风火打捆其实有很多途径,如果按照最初输送400万千瓦的规划,那么配套火电只需要200万千瓦,完全不需要新建,从网内组织调度就可以。但为了满足800万千瓦的输电能力,最后还是变成了600万千瓦的配套火电,其中400万千瓦新建,剩下200万千瓦从网内组织。上述专家说。

 

目前仍有400万千瓦配套火电未投运,其中200万千瓦至2020年前后才能投运,剩余200万千瓦无法确定投运时间

 

 

祁韶特高压于20155月正式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并于当年开工。但配套的常乐电厂姗姗来迟,直到去年9月才得以开工。配套电源本身核准得就晚。当时为了讨论祁韶特高压到底要配多少火电,在哪里配,省里开过好多会,论证次数特别多。现在回想起来,电源、电网工程核准的前后逻辑很难说得清楚。而且对于这种重大项目,想做到完全同步,在全国任何地方都很难,因为牵扯的方面太多了。对于迟迟没有敲定配套方案,甘肃省能源局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说出了自己的苦衷,常乐电厂核准的时候正好赶上火电项目审批权下放,前期工作本来都是按照报送国家部委核准去准备的。但报到国家发改委的时候,国家发改委让我们再等等,说火电项目的审批权马上将下放到各省。结果等到审批权下放到省里时,已经又过了大半年。

 

最终,命途多舛的常乐电厂在20168月才拿到甘肃省发改委《关于甘肃电投常乐电厂调峰火电项目核准的批复》。但随后我国开始严控煤电项目建设,常乐电厂的建设因此再次延期。20171月,国家能源局向甘肃省发改委下发《关于衔接甘肃省十三五煤电投资规模的函》,常乐电厂100万千瓦工程中的两台机组被要求推迟至十四五及以后。201798日,12号机组终于得以开工,计划于201911月和20202月建成投产。

 

一系列的意外导致目前祁韶特高压配套火电电源缺口达400万千瓦。即使2020年左右常乐电厂12号机组如期投运,届时配套电源仍将有200万千瓦的缺口。而剩余两台机组200万千瓦容量何时投运更是遥遥无期。而上述专家表示,祁韶特高压要想实现盈亏平衡,运送能力需要达到设计值的80%,但到2020年左右12号机组投运时,也仅能达到75%左右。换言之,祁韶特高压恐将面临长期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低效运行的特高压线路不仅限于祁韶特高压。据记者了解,目前哈郑工程(哈密南郑州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锡盟能源基地外送特高压工程(包括锡盟山东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工程、锡盟泰州800千伏特高压直流工程两条线路)都不同程度存在实际利用率低于设计值的情况。

 

面对每年400亿度的外来电力,负责买单的湖南有没有盘算一番?事实上,祁韶特高压上马时,湖南省内并非没有反对声音。上述专家说:湖南吃不掉这么多电,夏季汛期,还面临水电消纳问题。当时有过一个方案提出,湖南消化不了的电力可以分给江西和湖北,但另两个省份没有同意,这件事便不了了之。

 

在此背景下,为坚固湖南网架,又一条投资数百亿元的崭新特高压线路荆门武汉南昌长沙荆门特高压华中环网已在酝酿之中。

 


更多光伏产业


光伏上市公司


光伏企业深度分析


电易汇光伏原创资讯平台


电易汇光伏企业网


或者微信公众号,光伏数据汇

相关推荐
  • 广东测评
  • 电力交易
  • 数据
  • 企业
  • 项目动态